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5-25 10:04    次浏览   

北青报记者多次提出想要进入事发现场看一下,但是工作人员称因为事发地在产房所以不方便让记者进入。至于事发时都有哪些设施、物品受到了损坏,工作人员表示具体的细节不是很清楚,但是确实发生了很严重的干扰医院的情况,医院确实有工作人员因为这件事而受伤住院,院方现在很关注他们的心理问题,如果公安机关需要调查,院方会在征求他们同意的情况下协助调查。

在医院的接待室,对于杨冰离世事件和家属后续的行为,接待人员表示事发时她并没有在现场,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目前依然以官网发布的消息为准。该接待人员表示,目前整个事件已经在依法依规进行调查,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也已介入其中。但因为整个事情牵扯到了复杂的医疗问题,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梳理。目前尸体的解剖工作也已经做过了,更具体的报告需要30天的时间才能得到。

季君晖(杨冰生前在理化所的组长):自从毕业之后杨冰一直在我手底下工作,已经有大概10年的时间。平时杨冰在所里各方面情况都不错,所里的人都清楚。

季君晖:我们也一直在追查公函泄露在网上这件事情,14日上午理化所开会形成了公函,一式两份,一份理化所留底,一份送到北医三院院办,没想到公函却不知道被谁发到网上。对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也专门沟通过,可以肯定不是从我们所里泄露出去的。因为14日上午11点半我们形成了公函,之后就放到一个大信封里,然后送了出去,不是邮寄出去的,是一位处长亲自送过去的。

在杨冰离世之后,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总工程师季君晖博士跟家属一起参与了相关事宜的处理工作。在此之前,杨冰跟君晖一起工作了将近10年时间。昨天,季君晖博士就向北医三院发公函一事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

昨天上午,北青报记者拨打了杨冰丈夫张先生的电话,他表示,自从事情发生之后,网上出现了很多不实的言论,目前他已经聘请了律师来处理这件事情,具体的情况要等正式的验尸报告出来再跟律师沟通。

此前有消息称,张先生几年前就曾经跟北医三院有过医疗纠纷,当时医院赔偿了他40多万。对此张先生表示,之前确实有过,但当时为了生孩子他们也花费了很多钱,并且当时不是在产科,而是儿科。

杨冰离世后,她所工作的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给北医三院发过一封公函,请求该院对杨冰离世的原因作出公正透明翔实的调查,给出一份真实、完整的结论,给杨冰同志及其家属一个明白、公正、合理的交待。

对此,这名处长表示,自从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一直在跟杨冰的家属说要依法维权。“别的方法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使问题复杂化,因此要一步步走。医院所说的杨冰家属打砸医院的行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季君晖:我们并没有什么压力,我们觉得为自己所里的职工作一个合适的评价要求院方公正调查的请求并不过分,公函的内容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希望能把公函泄露的情况搞清楚,查清现在的各种谣言。

针对理化所的这封公函,中国医师协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理化所出具公函前是否知道家属有伤害医护人员、打砸公私财物的行为,有没有要求家属依法维权,公函何以送达医院前在网上出现?

1月11日,一名高知孕妇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因为先后三份官方声明的出现,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昨天,中科院理化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称,发公函前他们不知道家属有所谓的打砸行为,一直要求家属依法维权。北医三院则称目前尸体的解剖工作已经做过,具体的报告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到。死者家属称,他们已经聘请了律师,具体的情况要等到尸检报告出来后,再跟律师沟通。

季君晖:我们到现在也没听说家属有这个行为,所以我们跟家属的意见一样,一直希望医院能提供这方面的录像和证据,查一下到底是谁干的这个事情,把这个核心的问题搞清楚。

张先生表示,既然医院说他们有打砸的行为,就请医院能公布相关的录像。1月12日,在爱人突然离世的第二天,家属虽然去值班室找大夫要说法,但其间没有发生任何“打砸”行为。1月13日,因为有人骂岳父岳母,他曾经情绪激动,与保卫科的便装人员发生了推搡,但是他们没有打过任何人,没有接触到任何医务人员,也没有打砸任何东西,只是要求骂人的人向失去孩子还要遭到辱骂的老人道歉。

张先生称,他和妻子都清楚妻子的身体情况,虽然妻子血压高,但他和妻子仍然想要一个孩子,妻子也特别想当母亲,“全国血压、血糖高的孕妇很多,她们不也一样生孩子?”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来到北医三院,在事发的三楼产科病房门口设有专门接待的医生以及数名医院保卫科人员,而科室大门内的走廊上也有施工人员在进行装修施工。

季君晖:杨冰离世后没几天,中科院开工作会议,我跟杨冰在2015年度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奖获奖团队中获得了科技贡献奖一等奖。当时我就想把奖状给送过去,也算给家属一个安慰。看到奖状杨冰的母亲哭了,提了个请求,所里能不能给杨冰一个评价和定位,这个请求通过杨冰的丈夫反映到所里,所里开会讨论后觉得是应该的。本来所里想用工会的名义写,但后来大家商量说既然决定出,就给一个正式的公函。这个公函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出来的。

公函当时是由所里的一位处长直接送到北医三院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网上。他们一直在跟家属说要依法维权。对于医院所称的家属打砸行为,杨冰生前在理化所的组长季君晖博士称,希望北医三院能公布相关录像。

北青报:理化所在发公函前是否知道家属有伤害医护人员、打砸公私财物的行为?

随后,北青报记者询问了一些正在等候的病人家属,但对医院所称的之前发生的家属打砸行为,他们称并不知道,只知道产房的门在前天更换过,病房也在进行装修。

季君晖:我们跟家属说过,可以整理资料,可以追查医疗过失,但是要依法维权。

中科院理化所一名处长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理化所之所以发这个公函,一方面是因为杨冰家属的请求,另一方面是考虑到杨冰在所里是一名很优秀的人才,是技术骨干,“这么优秀的人才突然就离世了,所里的人都很悲痛,哪个单位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这么做”。

此外,对于中科院所开的公函为何会出现在网上,张先生称公函绝对不是他和家人公布的,因为公函开出来之后就直接装到了袋子里,由妻子单位的人送到医院,“我们怎么会公布这个呢?”